猫咪超级应用中心

  

“干杯!!!”

两只乘满了酒的酒杯撞到了一起,然后各自一饮而尽。

难得碰到了多年前的酒友,能够和苏易一起喝的开心的,大概也就只有面前这个卫宫切嗣了吧?

如今再见,自然是要好好的喝一杯的。

小小的四方桌上,阿尔托莉雅光顾着吃,明明是个外国人,筷子却用的贼熟练……

苏易和卫宫切嗣两个人则是不停的喝酒,在对面,坐着三个相貌个异,但却皆可爱娇俏的女孩儿在旁边看着。

至于青儿,只是老老实实的坐在苏易的边上,乖巧的看他喝酒,也不劝也不阻止。

而酒过三巡之后。

苏易终于再次注意到了对面伊莉雅那气鼓鼓的脸颊,笑道:“怎么了伊莉雅,难道我哪里得罪你了?怎么脸色这么难看?”

“哼……”

见苏易终于注意到了自己,伊莉雅气愤的哼了一声,秀美白皙的手指头指着苏易大叫道:“你偏心。”

苏易顿时失笑,“哦?我怎么就偏心了?”

伊莉雅满脸的笃定,说道:“你肯定是偏心了,你能直接成了一个国家的皇帝,也就是说你肯定能随便安排我们的身份,可为什么凛和樱就成了大酒店的小姐,我偏偏就是个酿酒的姑娘……你你你……你这明显是在差别待遇啊。”

苏易笑道:“这个问题我还真不知道,毕竟做这一切的都是阿暖,都是她安排的,要不我带你去皇宫问问她?”

“阿……阿暖师父?”

伊莉雅脸上气鼓鼓的脸颊顿时一瘪,本来汹涌的气势像漏了气的皮球一样,支唔道:“啊……原来是阿暖师父啊,那这样的话,我也只能接受了,哼,庆幸吧,我是给我阿暖师父面子。”

嘴里说的简单,但她脸上却还是露出了心有余悸的神情,她可是还记得清楚的,当初圣杯战争的时候,自己好不容易抽到了一张绝世好牌,结果谁料得这个可恶的阿暖竟然在十年前就阴了自己一把,让自己不得不不战而败……

想着,她看向苏易的眼神顿时满是凶险,说起来,那个阿暖做这一切,似乎都是为了面前的这个男人呢。

“好了好了……伊莉雅你就不要介怀这些过去的事情了。”

卫宫切嗣跟苏易再度碰了一杯酒,笑道:“不管怎样,雁夜你总算是在有危险的时候想到了我们,这就已经很值得感谢了不是吗?”

“但怎么也得给我个公主什么的吧?”

伊莉雅不满道:“凛和樱都是生活不愁的那种,可我的气质,怎么看也不像是个酿酒的姑娘吧?按理来说,怎么也得是个公主级别?”

“公主?”

苏易无奈道:“你是公主,那你爸爸呢?把他一个人抛在皇宫外面?事实上如果你想进皇宫的话,我现在就能把你带进去……别忘了,现在可还是君权社会,我的话就是圣旨,我说你是我的私生女,谁敢说半个不字?”

“不过现在进去皇宫的话,就算你说伊莉雅是公主,恐怕大家也只会认为她是你在外面搜刮的女人吧?”

切嗣脸上带着调笑的神情,笑道:“要知道雁夜你在这个世界的名声可真不怎么样……”

苏易顿时苦笑无语,心道那可都不是我干的呀。

而伊莉雅俏脸一红,气哼哼的不说话了。

卫宫切嗣说完,似乎想起了什么,脸上突然露出了坏笑,赞叹道:“不看黄视频软件过你小子可真有本事,之前就听阿尔托莉雅说了,你后宫那些妃子们,其实都是你从别的位面带过来的,你这小子闷不吭声的,结果竟然招惹了那么多美女,难怪你会突然放弃了对……”

苏易面色微微一变,狠狠戳了一下卫宫切嗣的胸口,卫宫切嗣闷咳了几声,看了一眼凛和樱,立即迅速改口,“总之,你小子果然是个闷骚,闷声不吭的,该干的事情都给干了,女人竟然这么多。”

“信不信不该干的事情我也给干了?”

苏易撇了伊莉雅一眼,声音里带上了几分威胁的意味。

卫宫切嗣急忙求饶,举起酒杯,“喝酒,喝酒!!!”

成功扳回一局的苏易得意的哈哈大笑起来,跟卫宫切嗣碰杯喝酒,他们两个向来都是这样,互相开着恶劣的玩笑,这样的损友,置换了这么多位面,还真就这一个呢。

可惜正喝的尽兴的两个人,却都没有发现,旁边那一瞬间突然变的羞涩无比的伊莉雅,以及满脸尴尬的凛和樱……只能说,虽然年龄不大,但隐晦的暗示,她们可能懂的比这两个人还要快。

绝对秒懂。

甚至……

凛和樱对视了一眼,好像在这一瞬间,两个人已经交流了千言万语一般,然后飞快的别开了自己的视线,不敢再看自己的姐妹一眼。

而这一切,苏易却全都没有看到……

很快。

苏易和卫宫切嗣酒足了,阿尔托莉雅也饭饱了。

而此时,葵下面的活似乎都干完了,几个人坐在一起喝茶聊天的,倒也其乐融融。

良久之后,苏易这才跟满脸不舍的女孩儿们告辞。

不过临走之前,他还是特地的留下了自己的信物,言说如果有什么事情,或者想要找自己玩的话,可以拿着这个信物进去皇宫,到时候绝对无人敢于阻拦。

也许是阿暖特意安排,反正酒楼也好,酒肆也罢,距离苏易的皇宫都不算太远,因此,哪怕是众女中最为不舍的樱,都没有对苏易的离开有太过依依不舍的感觉,反而是很开心的作别,以后就能经常见了呢。

离开了酒楼老远……

苏易古怪的回头看了一眼青儿那鼓的高高的嘴,困惑道:“青儿你这是怎么了?”

青儿抬起了自己的手,认真道:“我的呢?”

“你的?你的什么?”

“信物啊,那三个小姑娘你都给了信物了,我的呢?我也要想进皇宫就进皇宫,你可不能偏心!”

看着青儿那理所当然的模样,苏易顿时哑然失笑,轻轻的敲了她的头一记,笑道:“不是已经给了你娘亲了吗?”

“她是她,我是我,能一样吗?”

之前表现的一直都非常乖巧,但怎么说呢?当看到了在前辈的身边,竟然有那么多自己的同龄人环绕,青儿的心底,也不自觉的升起了一抹危机感,原来并不是只有灵儿龙儿她们,竟然还有这么几个……

这样的话,看来我也不能太过懈怠了。

“好……给你,给你就是了。”

苏易宠溺的笑,这群小丫头,还真是一个比一个难应付啊……

在怀里左右摸了摸,然后无奈了,叹道:“东西都已经给出去了,我哪还有什么信物啊?要不这样吧……待会儿你跟我一起回去,我带你认认路,好歹你跟你青儿姐姐长的一模一样,我再嘱咐一下那些护卫,你就不需要信物了,怎么样?”

“这个嘛……倒也可以。”

青儿果然满意的笑了起来,你们都需要信物,我什么都不需要就可以进去,这也可以算是胜过了吧?

自觉自己优胜了的她,笑的更加灿烂。

阿尔托莉雅摸了摸自己鼓鼓的肚子,问道:“雁夜,我们已经看过了凛和樱她们,你还不打算回去吗?”

“嗯,还有些事情要办。”

苏易突然问道:“对了,这朝歌城的治安怎么样?葵她们白天没有你在身边保护……”

“安心吧雁夜,别忘了,凛可也是个实力相当不弱的魔术师呢,而且,朝歌的治安非常好,雁夜你果然是个优秀的王。”

“这话,你确定说的是之前的那个我?那个昏庸无能的纣王?”

“这个……”

阿尔托莉雅迟疑了下,最终还是骑士的节操占据了上风,苦笑道:“好吧,只能说,朝歌城的子民们,民心都还是非常淳朴的,安全问题你不用担心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 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,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